“牛蒡大王”“奢姿”等明星代言的微商,受害者哭诉维权路漫漫

原标题:张庭夫妇被查后,明星站台的微商怎么样了? 刘琴曾是一名五万级别的奢姿代理。4月19日,她看到张庭、林瑞阳夫妇创办、经营的达尔威公司因从事传销活动,名下96套房产被查封的新闻后,主动联系反传销协...

原标题:张庭夫妇被查后,明星站台的微商怎么样了?

刘琴曾是一名五万级别的奢姿代理。4月19日,她看到张庭、林瑞阳夫妇创办、经营的达尔威公司因从事传销活动,名下96套房产被查封的新闻后,主动联系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。她想知道,奢姿是不是也涉嫌传销,她希望,自己投入的20万元能要回来。

在微商市场中,由明星创办、代言、站台的品牌不计其数。其中,有些公司已破产清算,有的因虚假宣传被处罚,有的曾陷入涉嫌传销风波但目前仍在正常运营。

2021年2月7日,北京嘉玲国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通知,称其以无法清偿到期债务、资不抵债为由,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。企查查显示,同年4月9日,该企业已依法注销营业执照。公司的“下线”宣告著名影视明星刘嘉玲创立的护肤品牌“嘉玲”结束了7年的生命。

2020年11月4日,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华区人民法院发布题为《平顶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、浙江姬存希化妆品有限公司非诉执行审查行政裁定书》,内容显示,多名大牌明星代言的微商品牌“姬存希”因涉嫌传销被冻结银行账户。2021年12月,姬存希经销商因发布虚假广告,被处罚1100元。今年5月,九派新闻联系多位姬存希代理,其表示,“仍在卖货,可招收新代理。”

王萍曾是牛蒡大王的代理,在发现被骗后致力于维权,却屡遭碰壁。她说,牛蒡大王会给维权群中一些为首的代理、群管理员赔偿金,作为交换,获得赔偿金的代理需要维护群秩序,不再闹事。

【1】牛蒡大王:公司不在注册地址经营,法人无法取得联系,被载入经营异常名录

王萍是做服装行业出身的,在成都开了个八十平米的服装店,靠回头客吃饭。

遇见牛蒡大王之前,她正经历着人生的至暗时刻。瞒着丈夫炒股,失败了,用车抵押贷款,每个月还要还五千多元按揭。

她很着急,想早一点工作。然而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性,外边工作不好找,又要看孩子,利用网络交易的微商“牛蒡大王”就这么恰如其分地出现在她生活里。

品牌承诺包送客户,经过考核才能升级

2019年3月,待业在家的王萍在手机上看到牛蒡大王的广告。她身边老早就有人找她加盟微商,图的是她朋友圈里的众多顾客。可她看不起微商,不屑于在朋友圈刷屏,向周围亲友推销产品。

可是牛蒡大王不一样。在地铁口、地铁大屏幕等各种宣传文案里,牛蒡大王承诺会分给流量。“流量”是牛蒡大王的专业术语,意思是客户。只要成为牛蒡大王的“董事”,客户无限送,三个月就能回本。

做了十多年生意,王萍深知发展客户不易,她被“包送客户”吸引了。况且,她相信平台,“平台应该是正规的吧。”

王萍点进平台上的链接,扫了二维码,加到一位“导师”。

先要交19800元成为总代,以及1000元押金。成为总代后,要常常“上课”。上课的内容,无非是谁谁谁跟着他,挣了多少钱,怎样怎样好,“全是洗这种脑”。跟了几天后,导师告诉她,现在有一个升级为董事的名额。

总代拿货,牛蒡茶八九十元一盒,做了董事后就变成了六十元一盒。升级后货可以以批发价进,而且不需要一次性提完,可以卖多少提多少。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很快又要涨价。原本14万可以升级的,之后会需要十六万八千。

导师把这些案例发给她。她心潮澎湃。

王萍经历了牛蒡茶的几个时期,一开始,牛蒡茶是郭富城、林志颖,后来是柳岩打的广告。

然而,王萍一盒都卖出去过。

一直到9月,公司分了十几个流量给她。所谓流量,是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微信号。王萍得到的这十几个“流量”,全是学生和其他代理,好多连好友申请都没通过。

3月加入做总代,4月升级为董事,期间还要培训。有一本话术,让他们读书、考核,要过关了才能进入董事群。主要是考对产品的熟悉程度,哪里生产,有什么功效等等。也考反应程度,顾客这样问,要怎样回答。并且,依旧把别人挣钱的证据发过去,“误导别人”。

这些考核一度让她觉得公司是正规的。

那些日子,她在努力消化材料,几乎看了两个月,顺利通过了考核。

导师连哄带骂,要求学员打钱囤货

六月底,直觉告诉她不对劲,但她找不到问题在哪。

她的导师依妈妈随时拉群讲课,“讲的都是洗我脑的话”,并且叫她们打钱,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卖出去货。卖不出去的话,依妈妈叫她们囤货,不囤就会遭遇谩骂。王萍总结,依妈妈的话术是,连哄带骂,一会儿说别人听她的话挣钱了怎么的,一会儿又骂。

听到这些话,王萍坦言,还是激动澎湃的,觉得跟着依妈妈,前途光明。依妈妈的人设是这样的,她会告诉学员,只要把前期工作做好了,把客户对接给她,她就来帮忙搞定。可问题在于,几个月以来,她根本没获得学员。

依妈妈也鼓励她自己发展下线,可是她想,公司既然会包分客户,又何必自己发展呢?况且,她看不惯微商从亲友处拉人头的做法。就连之前卖服装,她都不会向亲友宣传,“跟亲戚朋友做生意,你再便宜他们都觉得贵。”做了牛蒡大王后,她一共就发展了一个人,就是她的邻居。

他们是老邻居了,互相熟悉,知道对方人品都不错。邻居看她每天拿着牛蒡大王的资料看的认真,也知道她从前就是做服装生意的,认为她不会骗自己,就交钱跟了她。

邻居做了三个月,感觉自己口才不好做不了,便要求退出,王萍于是把钱退给她。

为了更好了解产品效果,她自己也会吃。一开始的胶原蛋白,她吃了一个月,“觉得真的有效果”。吃完以后,所有人看到她,都说她瘦了,“其实我也没减肥”。后来的牛蒡茶,她也煮着让全家喝。她给九派新闻记者介绍起牛蒡茶的作用,“这就是一种天然植物,没什么添加,还是温性的护肝的。”她说有一次去爬山,一群朋友里,就她和丈夫跑得最快,“一边跑一边还不喘气的那种,精力非常充沛。”她想,那是牛蒡茶的作用。

为了获利,她办了六七张信用卡来回倒,每个月光是手续费都要好几百。实在还不上信用卡,她不得已悄悄去找母亲借钱。人到中年,还得靠将近80岁的母亲接济,“实在是没办法了。”“那时候,就只有自己在家里悄悄哭。”

好在,母亲帮她还完钱以后,她轻松了不少,原来抵押的车子也拿回来了。

为什么没得到任何一点利润的情况下,还是投了那么多钱?“因为人性是贪婪的。”王萍说。她当时想着,一切都会变好,以后就好了。做总代的时候没分到流量,想的不是平台的问题,而是觉得自己投钱太少不配得到更多流量,“那时候就是想赚钱,一门心思就是为了钱。”

平台禁止代理互加微信,维权者拿赔偿需签保密协议

直到当年10月,群里一个人私信她要不要维权,告诉她这就是个骗局,她才幡然醒悟。

之前,平台的规定是不可以互加好友、互通私信。上家告诉他们,公司有监控软件,他们私下里任何行为都会被监控。“我们当时有一万块钱的押金在他们手上,说加了微信的话,就不能退押金。”但为什么不能加好友呢?商家说,没有为什么,规定就是规定。

不过王萍还是加了两三个熟悉的代理的微信,她们私下里会问问对方流量如何,结果大家都一样,都没流量。

得知牛蒡大王是个骗局后,王萍决定加入维权。

王萍说,她一开始加了三个维权群,牛蒡给一些为首的代理、群管理员赔偿金,作为交换,这些获得赔偿金的代理需要维护群里秩序。“有些可能赔得少,比方说只赔了50%,这些代理拿钱了以后就反水,在群里告诉她们这些事情。”

据王萍观察,收了钱的代理会打电话叫其他人不要刷微博,不维持群里秩序,“就是慢慢把群里弄冷了,大家都没有信心了。”

这样的做法不是个例,九派新闻记者联系另一微商品牌“卡瘦”的前代理,她拒绝采访,理由是自己亏损了20万,品牌赔给她15万,她和品牌签了保密协议,不能透露任何消息。

王萍从2021年7月开始不再维权,因为和一起维权的姐妹发生争执,起了内讧。她想,姐妹大概已经被品牌收买了,这让她很难过。

中国网财经记者在第三方投诉平台“聚投诉”上发现,2019年12月18日有消费者投诉称,牛蒡大王虚假宣传,欺诈消费者做代理,涉诉金额18400元。该投诉者表示:“自己是农村的小伙子,想通过互联网创业能找出一条出路,没想到却被坑了。几个月前,在百度网上加到牛蒡大王他们的总裁王利红微信号,然后又把我推给了她旗下的代理,说交18400就能接待公司分给的二十条客户流量,帮助代理成交率为百分之三十,而现在不但没有接待客户流量,家里的18400的货没能卖出一盒,还叫我继续加钱,进他们公司的新品。”

有至少20名代理商向山东商报记者表示,自己因食用“牛蒡大王”的产品患病。有至少6名代理商出示病历,称自己因食用牛蒡茶餐和牛蒡双蛋白营养餐导致早产、不孕,甚至癌症。有多位代理商表示正在深圳维权,有代理商有自杀、喝毒药等过激行为,有人被深圳警方拘留。

公司实际控制人曾为另一传销公司旗下运营团队总裁

据中国网财经2020年4月20日报道,日前,由林志颖、郭富城、柳岩三大明星联手代言的品牌“牛蒡大王”正式宣告“失联”:据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官方微博公告称,该局收到网友关于“深圳牛蒡胜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涉嫌传销及虚假宣传的反映,经现场核查,该公司已不在其注册地址经营,法定代表人曾小平暂无法取得联系,市场监管部门已将该公司载入经营异常名录,同时将相关线索移交公安部门进一步查处。

天眼查显示,深圳牛蒡胜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牛蒡胜美公司”)成立于2019年5月16日,注册资本1000万元,公司100%持股的大股东、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均为曾小平。虽然工商注册信息并无体现,但据了解,牛蒡胜美公司幕后的实际控制人和操盘手为原“摩能国际公司”旗下运营团队“太阳联盟”的“总裁”陈思。

据报道,2018年11月,“摩能国际公司” 因旗下的“闺蜜MALL”涉嫌传销,被山东枣庄警方查处;2019年8月,“摩能国际”传销案一审宣判,公司主要负责人被判处缓刑并被要求退还非法所得6329万元,而此案前后冻结资金高达7个亿。此案后,“摩能国际”被注销。

据了解,在“摩能国际”被查处后,陈思带领“太阳联盟”团队重新创立了牛蒡胜美公司,并在此后短短数月时间里,接连推出了“牛蒡大王”品牌及其三款主打产品:绿色呼吸牛蒡茶(林志颖代言)、牛蒡茶餐(郭富城代言)、牛蒡双蛋白营养餐(柳岩代言)。

借助于在摩能国际积累的“推广经验”及众多明星的“站台背书”,牛蒡大王一度吸引了大量代理商加盟。然后好景不长,牛蒡大王很快遭到了代理商及消费者的大量投诉维权,而被投诉的焦点仍与“摩能国际”如出一辙——涉嫌传销、虚假宣传。

【2】奢姿:短视频平台打击线下引流,高层难招新代理只能割“老韭菜”

2019年过年期间,刘琴刚辞去了上一份工作,闲在家中用手机刷各种软件,寻找合适的工作机会。

一天,一个短视频吸引了她的眼球。

买化妆品就能学化妆、成网红、赚大钱

视频中蓬头垢面的黄脸婆在路边摊吃面条,遭到老公嫌弃,她不堪受辱,化妆打扮收拾一番,摇身一变,竟成大美女,完美逆袭。

出于好奇,刘琴点进创作者的主页,发现是一名奢姿代理,在创作短视频之余还直播卖货。在直播间,这位代理的货卖得不错,频繁出单,不少客户在直播间与她互动,直播间气氛活跃。

除去带货的时间,她喜欢讲述自己曾经的经历:以前没有工作,全职在家照顾孩子,缺钱的时候只能向老公伸手,毫无尊严。老公对她不好,两人离婚后她开始做奢姿代理,之后的人生顺风顺水,又赚得大钱又嫁给了好男人。她说,自己收美妆学徒,只要交580元买一套化妆品就能够免费教化妆、学带货,像她一样改变人生、赚大钱。

这样的好事,让刚辞职的刘琴,心动了。

交钱后,刘琴对未来充满想象,她下定决心要向“老大”虚心学习化妆,成为网红,赚得盆满钵满。在奢姿代理之间,“老大”是下线对上线的称呼。把钱交给了谁,谁就成为了你的老大。上线则在下线刚入团队时称其“宝宝”。可没过多久,一腔热血的刘琴就被泼了冷水。

她的这位40万级别的上线在她交钱后的一个月时间里,只发给她几个美妆教学的视频,算是培训。一旦刘琴向老大请教问题,比如不同的化妆刷应该怎么用,得到的回答却是“哪个顺手就用哪个”。类似这样的事情,让刘琴觉得自己被敷衍对待了。

思来想去,她得出答案:应该是因为自己只交了580元,老大的级别如此高,手下又有那么多代理,怎么会对自己这种“小弟”上心呢?如果能够升级,说不定会得到老大的重视,也能学到更多的东西。于是,刘琴给上线交了5500元,成为5500级别的代理。

刘琴介绍,奢姿的代理分580、2500、5500、1.6万、5万、40万、200万等7个级别,每个级别有不同的拿货价,提升一个级别,就要在一定时间内交清钱款。2500级别以上的代理可以发展下线并从中拿回扣,自己手上的货也能够卖给下线。不过,如果下线升级后与自己同级,自己不进一步升级的话,这个下线就会变成自己老大的人。

靠近有钱人就是靠近财富

2019年4月,刘琴正式升为5500级代理。不料,老大还是老样子,依旧不搭理她。刘琴十分苦闷,只好把问题归于老大的人品不行。“就算这个团队的老大不靠谱,总有其他靠谱的老大吧,不可能所有奢姿代理都不认真带徒”。刘琴萌生了更换上线的想法。

在奢姿,换上线就是换团队,需要向自己曾经的老大交罚款。580级别代理罚1000元、1.6万级罚5000元、5万级罚1万、40万级别罚5万。

为了挑选合适的上线,刘琴再次点开了直播app。其中,一位经常上热门榜单的代理引起了刘琴的注意。她长相朴实,像从农村奋斗出来的宝妈,很有亲和力。

在直播中,这位代理讲述自己父母双亡的故事以及做奢姿代理的“星路历程”:一开始从580元做起,赚钱后不断升级,越升级赚的钱越多,良性循环,鼓励大家跟着她一起赚钱。

就这样,刘琴被吸引后又掏了580块钱,加入了她的团队。

不久,老大告诉她,只要她升级为5500的代理,就可以教她拍视频,给她分代理和零售,能够学得更多、赚得更多。

刘琴被说服了。升级后,却发现老大连剪辑软件都不会用,“她不会剪辑,只能拍摄一镜到底式的视频,在户外完全无法正常拍摄。”从她那,刘琴只学会怎么制作收代理的假素材,此外,啥都没学到。

在新人代理群里,刘琴问问题没有人回答,但是只要200万级别的代理和奢姿集团股东芊总出现,或者有人升级,亦或代理拍摄的视频登上热门,大家便疯狂刷屏,为其点赞。

在代理们的口中,芊总是女神级别一样的存在,轻轻松松年入千万,名下数量豪车,在多个城市买下多套豪宅,身家过亿,拥有千万铁粉,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。

这位芊总会以线上公开课的方式在新人群里进行培训。

课上,芊总哭得梨花带雨:父亲去世前患有癌症,亲戚怕自己还不起钱,不借钱给自己,她只好自己奋斗,四处借贷,努力赚钱。之后,她便开始“鼓舞人心”,讲述自己带出很多大网红和40万代理的故事。她说:“跟着千万赚百万,靠近有钱人就是靠近财富,大家一定要把格局打开,大胆升级,如果努力了没有结果,我可以亲自帮你们卖货,但如果都没有努力过,那就是笨到姥姥家了。”

芊总不断鼓励大家靠近自己。她提出公司有去韩国的活动,如果花五万块参加,就相当于升级为5万级别代理,还可以跟着她在线下学习,她会根据每个人的自身条件定制专属发展路线,名额有限,只收一百个人。

学员如果没钱,建议去贷款

刘琴想跟着芊总学东西,但是她没钱。不过,芊总为她指了一条路:借贷款。

在代理群和培训课上,芊总多次提到自己走头无路的时候,靠借贷款为生,两个月就还清了。如果没钱,她建议大家也去贷款,“有我在不用怕还不上,只要相信我,就一定能够快速回本、翻倍赚钱。”

在芊总的鼓动下,刘琴到各个网贷平台借钱,凑齐了5万。2019年6月参加了去韩国的活动。由于在上一个老大那里学不到东西,去韩国之前,她更换到了第三个团队。

没想到,在韩国一个星期,刘琴等来的并不是所谓的培训活动,而是吃喝玩乐与拍照。在团队拍摄的视频里,上百人齐喊“感谢康大,感谢芊总,感谢白大”,这些视频之后成为了招收新代理的素材。

回国后,芊总让每个团队的老大统计参与线下培训的名单,而刘琴所在团队的老大却毫无动静。刘琴问她,她便以排队人数太多的理由劝她别去,“那么多人,已经排到两三个月后了,有这个时间等她培训早就发财了”。刘琴也只好就此作罢。后来想想,这应该是他们高层商量好的统一说辞。

虽然不能跟着芊总培训,但刘琴跟着老大在河北线下培训了一次。去了两天,上午演示怎么拍视频,下午是自由练习时间。在了解中,刘琴愈发觉得这个老大不会化妆,找她要货,她也没有现货,还不准一件代发,如果要订货必须一箱一箱地定。

此时,刘琴还没赚到钱。因为借了高利贷,连本带利她欠了将近十万块钱。她只好“拆东墙补西墙”,用房子做抵押又借了10万贷款。

赚不到钱又欠了贷款,刘琴心急如焚,四处寻找靠谱上线。一名叫大梦梦的200万级别代理进入了她的视野。

大梦梦不仅是奢姿代理,还是湖南心梦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。刘琴听说,大梦梦那里可以一件代发,不易积压货物。点开她的快手主页,简介上写着“孵化网红变现一体化培训,等待有梦想的你找我逆风翻盘”。刘琴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又借了两万五的贷款,想着最后搏一把。

为了转入大梦梦的团队,刘琴被罚款1万元,从高利贷那借的两万五作为门槛费交给了大梦梦,而她依旧是5万级别的代理。

还没交钱,大梦梦就把刘琴拉进群。群里,大梦梦手下的代理们滚动刷屏自己涨了多少粉丝,赚了多少钱,刘琴更加相信这次的选择没有错。

2019年10月,加入大梦梦团队后刘琴去杭州进行过一次培训。培训会上,代理们在台上分享自己的经历,讲述成为奢姿代理后的人生转变,感恩老大,台下哭得稀里哗啦。团队游戏时,老大如果受到惩罚,大家都很心疼,抱在一团哭。从杭州回来后,刘琴感觉自己对老大的感情加深了不少。

活动邀请明星站台,代理为合影花十万门槛费

在湖南娄底,大梦梦有自己的工作室,她手下的5万级别以上代理可以去线下拍短视频段子。为了赚钱,刘琴来到娄底租房生活,每天去工作室拍两条短视频,回家后自己剪辑。

拍摄的段子,大多十分庸俗。比如拿着行李箱从银行取一箱现金,百元大钞摆满一张桌子,直呼“我在星梦国际赚钱啦!”,以此暗示自己的老大很牛,能带着大家发财致富。

当时,刘琴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拍出爆款视频,如何尽快把货卖出去。而大梦梦却多次明示暗示她收代理才是最赚钱的方法。

刘琴不想收代理,她自己赚不到钱,不想让别人也赚不到。见她不收人,大梦梦只能鼓动刘琴自己升级,她常夸刘琴各方面条件不错,“就是缺少格局和魄力”,并且催她参加公司的各种活动。

奢姿经常举办旅游、年会等活动,若要参与,需要交纳上万元的门槛费。每逢年会或者周年庆,公司会邀请明星捧场。2015年奢姿于广州长隆国际会展中心举办新品发布会暨明星见面会,林志颖、蔡妍、金忠国等明星前来助阵,汪涵担任当天会议的主持人。2018年1月奢姿于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举行“奢享新姿 星耀未来——奢姿集团2018年度盛典暨群星演唱会”,羽泉、曹格、金莎、刘惜君等明星倾情助阵。

刘琴告诉记者,事实上,邀请明星并不是为了提成奢姿的知名度,而是为了吸引代理去参加活动。有的代理为了和明星单独合照不惜花十万的门槛费,而级别低的代理只能获得和明星的大合影。代理有了和明星的合影,以后收代理的时候便有了吹嘘的资本。为了赚取门槛费、收新代理、敦促代理升级,高层会不断给低层洗脑,让他们参与公司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。

刘琴在娄底拍了大半年的段子没赚到钱,每月还需要承担两千多元的开支,实在拿不出钱参加活动,便都没去。

她本以为能够快速赚钱将高利贷还了,却没想到钱没赚到,高利贷却越滚越多,平台天天给她打催款电话,无奈之下,她把房子卖了才把这些欠款还清。

看她不升级,不参加公司活动,也不招新代理,没有利用价值,2020年9月大梦梦将与她类似情况的代理们都赶回了家,并多次将各个代理群解散重组。若想再次进群,必须写申请书,由大梦梦决定去留。

以各种噱头鼓动老代理升级

回家后,刘琴计算了一下,在奢资当代理的这些日子,花出去将近20多万,房子也没了。而她得到的,是大量囤积在家中卖不出去、快过期、只能自用的货品。此时,她才慢慢清醒,从头到尾,这就是一个骗局。

尽管意识到被骗了,但刘琴也只能自认倒霉,因为有很多货还在大梦梦那里,如果跟她撕破脸,就没办法清货回款。去年,她还尝试自己在家拍视频卖货,但没能将账号做起来。

几个被赶回家的代理,偶尔会互相联系,吐槽抱怨。时间越长,越认清奢姿的营销骗局,也越来越失望与愤怒,最终决定曝光与维权。

近两个月,刘琴致力于维权的事情:找寻更多的受害者,收集资料,制作曝光素材。他们本打算去公司大闹一番,但由于疫情的原因,还没实施。张庭公司被曝光后,刘琴联系了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,希望他能提供帮助。

代理们维权的同时,大梦梦仍在快手直播间卖货。2021年之后,抖音快手等平台严厉打击线下引流,奢资高层代理在直播间收不到新代理,以直播带货为主。难以招收新代理,大梦梦只能“割老韭菜”。代理群中,她以各种噱头,鼓动大家升级,比如补货送手机等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9108022821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手机访问
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

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

返回顶部
在线咨询
电话